南城以南 🍃

寻文!

应该是赖狼文,民国向,角色记得有汽水三人,三人一起上私塾考军校,好像是击昏家开了家医馆


很久以前看过,现在却找不到了!各位帮帮忙吧!

我爱裴珍映💕💕
迟到的616礼物

随手一截这个场景实在是我的爱

不负青春💪
不负韶华💪
但愿结果是好的

【昏狼】奇迹珍珍

九:

 æˆ‘翻了一下我的存稿 æ²¡åˆ°2k我都不好意思发


大概是一个月前写的了=       =


我其实一点都没玩过这个游戏


所以请不要太认真


太烂了也请不要骂我我可以删文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朴志训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点进这个应用程序的。


 


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自己的手机上,那小小的方块粉粉嫩嫩,看上去像一块精致可人的草莓味果冻。粉色控朴志训禁不住心里的好奇和天生对少女系颜色的偏爱,手指一戳就点开了。


 


奇迹珍珍!装扮你的少年吧!


 


进去后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句口号,绚丽的动画效果伴着动感的背景音从最上方洒下满屏透明泡泡,随后APP停留在一个界面。


 


请输入您的昵称:


请选择您的少年:


 


朴志训皱起了眉毛,先快速地勾上了“跟我很相通”这个选项,举着手机歪头苦恼了一会儿,才勾上“可爱鬼”和“调皮鬼”


 


系统启动中……


第0关:取向TEST!


“今天是你们第一次见面,请为珍珍挑选穿着吧!”


 


按照我个人取向的话,朴志训想着,一边打开玲琅满目的虚拟衣橱,还认认真真地前前后后翻了个遍,随后迅速pick了一件亮色卫衣、一条深色的牛仔裤,想想还是需要一些个性闪光点才行,那就加上荧光色的鞋带好了。


 


刚点击完确定,游戏本来的轻缓愉快的背景音乐里就忙不迭地出现一个男孩的说话声,带着一点不满嘟囔:


 


“晕,你给我穿的都是什么啊。”


 


一句低低沉沉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吓得朴志训差点手滑把手机一扔。他冷静下来定睛看了一眼屏幕,跟着声音一起探出头来的是个穿着自己刚刚选好的装扮,顶着一头黑色顺毛的少年。又过了几秒,原来定格在角落的少年竟然自己动起来了,在不大的手机空间里快走了几步到朴志训跟前。陡然放大的脑袋凑到前面盯着朴志训打量了一会,然后伸出手来在玻璃上敲了敲。


 


状况外的朴志训这才慢慢反应过来,原来这还是个动画游戏,做的好逼真。他用手点了一下屏幕,换来里面那人哎哟的一声叫唤:“干嘛呀?这样打我很痛的!”


 


“你。”朴志训赶忙收回了手指,有些踌躇地开口,“你还能跟我对话?”


 


“当然可以啊。”那人捂着脑袋扁着嘴看着朴志训,眼睛眨巴眨巴的,有点过分可爱。


 


“你是人工智能?还是这些话都是设定好的?”


 


男孩抓了抓头发歪着脑袋犹豫了几秒,“什么人工智能?我是珍珍呀,你没有看名字吗?”


 


什么名字?朴志训想着,屏幕里自称是珍珍的男孩子又噔噔噔地跑回后面翻箱倒柜不知道从哪找出一本有他整个人那么宽的素描簿,上面用彩色笔仔细地画了:


 


奇迹珍珍!装扮你的少年吧!


PICK ME!裴珍映!


 


“裴珍映?”朴志训一字一句地读出来。


被叫到的人听到他的反问语气却很高兴,元气满满地回答,“就是我啊,这个是大名啦,叫我珍珍也可以~”


 


系统提示:第0关评分中……


 


裴珍映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抬起脚来发现还有一双带着荧光色鞋带的跑鞋,他嘟着嘴巴蹦起来跳了跳,脚下踩着他虚拟房间里的木质地板发出闷闷的咚咚声。


 


“好吧。”他低着头的声音有点苦恼,最后好似无奈妥协,“虽然不太喜欢荧光色,但是你喜欢的话我勉强穿一下下也是可以哒。”


 


第0关通过。


获得道具:世子服设计图*1


 


屏幕上方随着系统提示掉下来一卷冒着金光的图纸,裴珍映呼哒哒地在原地转了一圈刚巧接住,万分宝贝地把它抱在怀里。


 


“你要多来陪陪我。”一片浅粉色家居背景里穿着自己挑好的亮色卫衣的裴珍映盘腿坐下,对着朴志训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多来陪我玩,陪我说话,给我做好看的衣服才行。”


 


朴志训失笑,“你要求也是真不少。”


 


话音刚落画面的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换了一副面孔一样的落下两行宽面条泪,整张小脸非常委屈地皱起,嘴巴也撅着,“不行吗?难道志训哥讨厌我吗?”


 


看见他都哭了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朴志训下意识地又想上手去触碰,怕不知轻重弄疼他似的,最后只是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裴珍映脑袋的位置,把他垂下来的顺毛揉的一团糟。他赶忙说:“没有,没有,我会来多多陪你的。”


 


裴珍映听了立马破涕为笑,翻脸翻得比翻书还快,“我也可以陪你啊,你无聊了难过了高兴了都可以来找我的。”说罢他伸出自己的小手凑到屏幕前跟朴志训说,“那我们说好啦。”


 


他的整个手掌不过只有朴志训一个指印那么大,朴志训不知道受了哪般蛊惑,只觉得这个小小一只的手机精灵可爱的要命。郑重其事的伸出食指盖上裴珍映的手掌心,贴到明明的是冰冷的手机屏,却好像真的能感受到裴珍映的体温。


“说好啦。”


 


-




发之前看见隔壁太太发了辆车


而我(……




对不起TVT



浆果奇缘

醒:


赖冠霖x裴珍映


*拟龙,瞎编的,小甜饼一个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本来是想写个甜饼给物业费老师和momo老师表白的,但是这篇比较扯也写的比较匆忙 不好意思说是拿来表白的文emm...
能看到的话也是缘分了(x

不废话了,其他的话放文尾再说








霖霖选择了碗儿森林尽头的高大山脉作为自己的巢穴。

山体被高大的云杉和松树所覆盖,陡峭的山壁上有天然形成的洞窟,再往上就是灌木丛和稀疏的草甸。那里是山间溪水的发源地,夏日的阳光融化了山顶积雪,溪流穿过针叶阔叶混合林,沿着山麓一直流淌,汇入河流,最终涌进远方的锈海。

霖霖是一条巨龙。它如此强大,固守自己的领地,驱赶那些试图闯入的外来者。

碗儿森林的面积非常广阔,以高耸的山脉为源头,从灌木林一直延展到那些低海拔的常绿阔叶林。一切栖息在森林中的生灵都是碗儿之王的财富。它趾高气昂地巡视着领地,像所有盘踞在宝藏上的巨龙一样傲慢、固执。

但是在巡视领地、狩猎和休憩之外,霖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

作为森林的主人,它喜欢在山洞中囤积浆果。

霖霖有特殊的储藏方法,可以让那些堆积如山的浆果在经历过漫长的时间后变成甘甜的液体,以便保存得更加长久。

浆果是霖霖的宝贵财富。

蓝莓、覆盆子、桑葚……在春夏交替的季节收获那些果实,贮藏起来,经过发酵,得到足够饮用一整年的醇厚原浆,直到下一个春季再度来临。

几乎整个春季和夏季,霖霖都在搜集那些甜蜜的浆果——虽然这对于一条身躯庞大的龙而言有些困难。

体型注定了它不适合干过于精细的活儿。

正因为来之不易,霖霖对这些浆果就更为珍惜。它对堆放战利品的山洞盯得非常紧,每隔几天都要巡视一次,确保那笔庞大宝藏的安然无恙。

而事实上,这一整个山洞的宝藏也确实一直好好的保存在那里。






直到有一天。

当霖霖来到自己堆放甜浆的山洞前时,他嗅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发酵甜腻,而其中还夹杂着其他生物的气味。

霖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名为狂怒的情绪。

碗儿森林的主人喷着火焰般灼热的鼻息冲进山洞。

它想看看谁如此大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宝藏上。

作为一条有自尊的巨龙,在守卫财产时,当然是锱铢必较。

然后,霖霖发现自己的私藏被洗劫一空。

堆满了整个山洞的蓝莓、覆盆子和那些可爱的红紫色桑葚全部消失了。

深处那几个盛放美妙浆液的木槽也被清理得一干二净,闪闪发光像是有人用舌头把它们全部舔了个遍一样。

霖霖气的浑身发抖。

它发誓要抓住这个胆敢染指自己私藏的小偷,将那个混蛋狠狠教训一顿,让它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紧接着,当霖霖转过头,它发现山洞的角落地多了一个东西。



是另一条龙。

大约也就是眼前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吧。

它东倒西歪地蜷缩在山洞的角落里,呼呼大睡,将屁股和尾巴对着暴跳如雷的山洞主人,丝毫不知道人家在自己面前被气得几乎发疯。

浆果偷食者大喇喇地摊着翅膀、露出一角白色的柔软肚皮,偶尔咂咂嘴,发出一点微小的咕噜声。

霖霖感觉自己气昏了头。

它缓慢地靠近对方,想要看看什么样的龙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把整整一窖的私藏吃干抹净之后,还躺在案发现场睡得毫无心理负担。

对方的体型明显比自己小。

淡金色翅膀上薄薄的膜层看起来崭新光滑。细腻鳞片从颈部一直延伸到胸口处,然后露出蓝白相间的肚皮,细碎的金色鳞片点缀其间。后爪根部的鳞是银色的,不像居住在高山的龙群那样坚硬,却更加美观。

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家伙。

和霖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只同类都不一样。

显然是第一次接触酒浆的小龙醉倒了,面对强大的危险毫不知情。

霖霖感觉自己的怒火奇妙地被转移了一部分。

它慢慢地移动到一个更近的位置,嗅了嗅对方。

淡金色的翅膀因为巨龙轻柔的鼻息而有气无力地吧嗒了两下,这贪食的小家伙身下还紧紧地抱着最后一只空掉的酒槽,整个身体上都是酒浆。

霖霖低下头舔了舔对方前爪上那些湿哒哒的酒渍。

然后惊奇地发现,这小龙身上的味道比一整个山洞的覆盆子还要甜蜜。

霖霖开始在山洞中来回踱步,它在考虑要拿这个小闯入者怎么办。

虽然损失了整整一大堆的山莓,那些甜蜜的果实要等到来年春天才能再度收获。

但是它也不想只是简单地揍对方一顿——一个完全不在乎你、只管蒙头大睡的敌人是非常扰人的。

霖霖想了了很久,决定先把这个全身泡着蓝莓和覆盆子甘甜气息的金色小龙弄回自己的巢穴。

然后,等到对方醒来再决定怎么惩罚这个胆大的偷食者。

这么想着,霖霖低下头,叼住了对方后颈柔软的地方。





霖霖的巢穴在山壁上更高的地方。

在飞往巢穴的途中,淡金色的小龙被冷风吹得醒来了一次。

它感受到气流,下意识地拍打翅膀,翅膀尖扫过霖霖的下颌,挠得巨龙打了个喷嚏。

嘴里的小龙掉了下去,霖霖立刻冲过去重新将它叼回嘴里。

然后霖霖惊讶地发现,在刚才坠落的过程中,这半睡半醒的小金龙根本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害怕。它软耷耷地扇动了几下翅翼,喉咙里发出愉快的呼噜呼噜声。

直到霖霖松开嘴,将它扔在了巢穴的草垛里面,对方还没有彻底醒过来。

事实上,那些甜浆里酒精的劲头太大,等到闯入者彻底清醒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

霖霖为了防止对方溜走,盘踞在洞口处睡了一夜。

夜里的风吹的它打了好几个喷嚏,一夜都没有睡好。

这使霖霖感到很烦躁。


而现在,淡金色体型较小的龙醒了过来,它试图从四脚朝天的姿势翻过身来,然后再次一头栽进了草堆中。

霖霖忍不住笑出了声。

对方立刻抬起头,当它看清盘亘在洞口的银色巨龙时,整个身体都僵硬了,翅膀收服贴着身体。

霖霖站起来面无表情地向着对方所在的角落逼近。

其实它觉得这条偶然遇到的龙非常有趣:淡金色带一点金黑色的鳞片,翅膀紧贴着背脊,蓝色的眼睛和流畅的尾巴线条,漂亮并且充满戒备。

银色的巨龙喷了一下鼻息,围着满脸戒备的金色龙转了两圈,通过展示体格差距来威吓对方。

紧接着它凑近一些,试图把鼻子凑到对方的脖颈处嗅一嗅,顺便舔舔对方翅膀腹部。

然后,它被淡金色的翅膀狠狠地扇了脸。

那条龙背脊,凶猛嘶叫着,拒绝陌生同类的靠近。

刚才那一翅膀非常痛,霖霖忍不住龇起了牙。

于是它决定站得远一点,尝试开始一次正常的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

霖霖的声音低沉喑哑,在山洞里回荡的细碎余响。而对方也摆出毫不畏惧的表情。

“裴裴。”

小龙慢慢地回答,他直视着霖霖的眼睛,让自己不要下意识地后退。

“我在哪里?”

对方警惕地环顾四周——周围的一切这么陌生,全部都是它所不熟悉的景物,它从未到过这种地方。

它也不认识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强大的自己的同类。

“我记得我找到了一个山洞,然后我……”

“然后你喝光了我所有的藏品。”

霖霖终于展示出一点儿愤怒的情绪——毕竟那些甜浆真的非常美味。低沉的声音轰隆隆地压迫着骨膜,它向前欺身一步。

对方的翅膀立刻就防卫性质地炸开了。

“告诉我,你,你怎么敢——怎么敢吃光喝光了我用整整一个春季和大半个夏季收集到的浆果和甜汁!”

“你喝光了我整个冬季的分量,那些山一样高的酸甜小树莓——居然一个都不剩!一个都不剩!连我存放汁液的木槽都被你舔得闪闪发光!”

霖霖越说越生气。

而裴裴在戒备惧怕的同时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它的翅膀似乎拿不定主意是要收起来还是张开,呼哧呼哧地扑腾了两下,像是没地方放置。

“我……我很抱歉?”

裴裴小心翼翼地道歉,它的尾巴拍打着地面,局促不安。

“我、我非常抱歉。我闻到了很甜的香味,紧接着发现了一个山洞。我实在是太渴了,想要舔一口,只舔一口而已。然、然后……”

它的表情浮现出一瞬间的空白。
“然后……我不记得了……”

“那是因为你喝断片了!”

霖霖不满地出声打断,虽然它的目光一直在追随着裴裴来回甩动的尾巴尖。

“那可是整整一年的分量!”

毫不留情的职责让紧张的小龙更加窘迫了,它结结巴巴地试图道歉。

不得不说,那双蓝色的眼睛漂亮极了。

霖霖在心里不合时宜地想道。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领地?”

心情略有好转的银色巨龙决定换个问题,不要把这好看的同类逼太急。

对方身上覆盆子和蓝莓甘甜的味道一直在干扰着它,让它想要舔一舔那闪闪发亮的淡金色细鳞。

霖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生气,免得再次惊吓到对方。

“我是第一次离开巢穴嘛...哦对了,我是一条平原龙,前不久刚成年,以前从来不被哥哥们允许离开巢穴的...”

显然这种态度的改变很有效,裴裴开起来放松了下来。

“我飞得太远了——之前我从没离开过我们生活的河流,我想我在无意识间飞进了你的领地,还喝掉了你的藏品。我很抱歉,真的。”

哦,一条刚刚成年的平原龙。

其实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啊。真有意思...

霖霖心满意足地甩了一下尾巴,恶劣地恐吓着对方:“那么裴裴,你打算怎样赔偿我的损失?”

淡金色的龙浮现出了一点急切的表情——看起来它真的因为喝光了森林之王的私藏而感到歉意:“一切我能做到的,呃……”

他歪了歪脑袋。

“霖霖。”

霖霖摇头晃脑地补充了一句,它来回摆动的尾巴尖和抖动了一下的翅膀,正显示了它的好心情。

“我会尽我所能的赔偿你的,霖霖。”

啊,真是令龙心情愉悦。


霖霖现在不急于追究那些被偷喝的甜浆了。

实际上,它的心情非常愉快。

它缓慢地向对方靠近一些,挑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很好。”

“你留下来吧。”

“...什么?”

“陪我。”

它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裴裴有些讶异地张大了嘴,对方却只回给它一个挑眉的表情。

也不知是不是它的错觉,这银色的巨龙脸上似乎出现了一种类似于撒娇一样的表情。要是龙可以撅嘴的话,霖霖的嘴巴上现在应该已经可以挂拖油瓶了。

“哦...那好吧……”








起初,裴裴在巨龙霖霖的山洞里还是十分拘谨的。

但当裴裴发现银灰色的巨龙没有任何恶意的举动之后,好奇心促使它走出巢穴,探索四周。

龙的习性非常淡漠,有些成年后离开定居地和伴侣共同生活,而另一些则留在族群中。

裴裴的族群居住在相对低纬度的河边,那里有一年四季保持常绿的阔叶林,大型哺乳动物在那里定居。

这是裴裴第一次离开家远行,身处于陌生的环境,这令它有些不安。

不过它很快就适应了。

天气转冷的时候,山脊间的风变得寒冷凛冽。有时候当暴风雪来临,裴裴几乎要被那风给吹跑。

夜晚逐渐变得漫长,每当星星爬上天空时,霖霖会态度强硬地用尾巴将淡金色的小龙扫到自己身边,扫进那些柔软的草垛中,把它罩在自己暖和的翅膀底下。

最开始的相处过程中,裴裴表现的就像一只受惊的狼崽。它总是小心翼翼地试图和霖霖保持一定距离。

直到霖霖拿出了它最后一点私藏的甜浆——被它放在巢穴中方便饮用的那些。

实际上它一直没舍得喝掉这最后一点,鉴于它所有的甜浆都在之前都被裴裴一扫而空。

然而在追求伴侣的时候霖霖还是非常舍得投入成本的。



喝醉之后的裴裴总是摇摇晃晃地围着霖霖打转。

它试图舔舐对方银灰色的翅膀,用脑袋去蹭对方的下颌。这细小的动作既甜蜜又恼人。

霖霖任由对方闹腾,它用翅膀将对方扫进自己怀里,低下头去,舔着对方的后颈、翅膀。

裴裴窝在霖霖怀里任它替自己清理翅翼和肚皮,喉咙里间或发出呼噜的惬意声音。

裴裴尝起来真是甜蜜极了,霖霖心想。

而它会对裴裴很好,好到足以让对方同意成为自己的伴侣。











终于。

后来的某一天夜里,霖霖和裴裴的尾巴正缠在一起,脑袋紧贴在睡梦中发出均匀的呼吸。

后来——其实是很久以后,裴裴确实答应了成为霖霖的伴侣,它们一起生活、一起捕猎,裴裴也习惯了亲昵地蹭蹭脖子、或者是任由对方舔舐轻啃自己的翅膀尖。

这是伴侣间表达爱意的方式嘛。

裴裴甚至在每个春季和夏季同霖霖一起去森林间收集那些甘美的浆果,让它们再次堆满那个用来囤积甜浆的山洞。

现在,它们需要更多的蓝莓、覆盆子和桑葚,因为霖霖和它的伴侣裴裴都喜欢那些发酵后的果实。




日子一天天地过着。

当它们一起出行,并肩划过云端,山巅的积雪就在他们的下方展开。

飞往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整个银河都在它们的头顶舒展,像是要把这灿烂的光辉全部映照进海水深处。

有时候它们伏在溪水边,那是山间溪流的发源地,自高山之尖的草甸深处汇聚成河。银色的巨龙舔舐着伴侣的翅膀。再往上延伸,灌木已经绝迹,荒凉的雪山湖连成一片。

成年后还在生长的裴裴已经变得和霖霖一样强大,那双漂亮的淡金色翅膀足以应付任何风暴,即便在最恶劣的暴风雪中也显得平稳轻盈。

它们像是这孤独山脉的国王,延展向远处的森林中的一切都属于它们。

那些低矮的灌木、叮咚作响的溪水、铺满地面的落叶、树干上衍生的菌类……这是一个如此富饶的王国,这里的土地曾经如此孤独,如同山巅的积雪一样,现在却因为因为春季的到来而湿润。




淡金色的龙静静地沉睡,梦里有夏日覆盆子的气息,那些鲜红的小树莓发酵成甘甜的汁液。

它咂了砸嘴。

而它银色的英俊伴侣靠在它身边,耐心地舔舐它淡金色的翅膀,低沉惬意的呼噜噜的喉音是它们彼此交流时的语言,如同划过叶脉的雨滴、直落进松软的泥土中。

也许应该撑开翅膀将自己和霖霖裹住。

裴裴在半睡半醒之中想着,向自己的伴侣靠得更近一些——只有这样,才能防止在梦中被那过于温和的细雨打湿。

而那梦境,远比浆果酿成的酒液还要甜蜜得多。







-FIN-








忍不住再嗑唠几句

前面说了这篇本来是想送给太太当表白文的,但是因为写崩了就...不管我还是要赞美一下她们。
最开始都是因为《月球》而关注到两位可爱的太太,后来越来越觉得两位真的超级棒,在这儿悄咪咪表个白w
下周学考假有空就认真写一篇表白所有喜欢的太太(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