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以南 🍃

我爱裴珍映💕💕
迟到的616礼物

随手一截这个场景实在是我的爱

不负青春💪
不负韶华💪
但愿结果是好的

【昏狼】奇迹珍珍

九:

 æˆ‘翻了一下我的存稿 æ²¡åˆ°2k我都不好意思发


大概是一个月前写的了=       =


我其实一点都没玩过这个游戏


所以请不要太认真


太烂了也请不要骂我我可以删文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朴志训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点进这个应用程序的。


 


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自己的手机上,那小小的方块粉粉嫩嫩,看上去像一块精致可人的草莓味果冻。粉色控朴志训禁不住心里的好奇和天生对少女系颜色的偏爱,手指一戳就点开了。


 


奇迹珍珍!装扮你的少年吧!


 


进去后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句口号,绚丽的动画效果伴着动感的背景音从最上方洒下满屏透明泡泡,随后APP停留在一个界面。


 


请输入您的昵称:


请选择您的少年:


 


朴志训皱起了眉毛,先快速地勾上了“跟我很相通”这个选项,举着手机歪头苦恼了一会儿,才勾上“可爱鬼”和“调皮鬼”


 


系统启动中……


第0关:取向TEST!


“今天是你们第一次见面,请为珍珍挑选穿着吧!”


 


按照我个人取向的话,朴志训想着,一边打开玲琅满目的虚拟衣橱,还认认真真地前前后后翻了个遍,随后迅速pick了一件亮色卫衣、一条深色的牛仔裤,想想还是需要一些个性闪光点才行,那就加上荧光色的鞋带好了。


 


刚点击完确定,游戏本来的轻缓愉快的背景音乐里就忙不迭地出现一个男孩的说话声,带着一点不满嘟囔:


 


“晕,你给我穿的都是什么啊。”


 


一句低低沉沉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吓得朴志训差点手滑把手机一扔。他冷静下来定睛看了一眼屏幕,跟着声音一起探出头来的是个穿着自己刚刚选好的装扮,顶着一头黑色顺毛的少年。又过了几秒,原来定格在角落的少年竟然自己动起来了,在不大的手机空间里快走了几步到朴志训跟前。陡然放大的脑袋凑到前面盯着朴志训打量了一会,然后伸出手来在玻璃上敲了敲。


 


状况外的朴志训这才慢慢反应过来,原来这还是个动画游戏,做的好逼真。他用手点了一下屏幕,换来里面那人哎哟的一声叫唤:“干嘛呀?这样打我很痛的!”


 


“你。”朴志训赶忙收回了手指,有些踌躇地开口,“你还能跟我对话?”


 


“当然可以啊。”那人捂着脑袋扁着嘴看着朴志训,眼睛眨巴眨巴的,有点过分可爱。


 


“你是人工智能?还是这些话都是设定好的?”


 


男孩抓了抓头发歪着脑袋犹豫了几秒,“什么人工智能?我是珍珍呀,你没有看名字吗?”


 


什么名字?朴志训想着,屏幕里自称是珍珍的男孩子又噔噔噔地跑回后面翻箱倒柜不知道从哪找出一本有他整个人那么宽的素描簿,上面用彩色笔仔细地画了:


 


奇迹珍珍!装扮你的少年吧!


PICK ME!裴珍映!


 


“裴珍映?”朴志训一字一句地读出来。


被叫到的人听到他的反问语气却很高兴,元气满满地回答,“就是我啊,这个是大名啦,叫我珍珍也可以~”


 


系统提示:第0关评分中……


 


裴珍映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抬起脚来发现还有一双带着荧光色鞋带的跑鞋,他嘟着嘴巴蹦起来跳了跳,脚下踩着他虚拟房间里的木质地板发出闷闷的咚咚声。


 


“好吧。”他低着头的声音有点苦恼,最后好似无奈妥协,“虽然不太喜欢荧光色,但是你喜欢的话我勉强穿一下下也是可以哒。”


 


第0关通过。


获得道具:世子服设计图*1


 


屏幕上方随着系统提示掉下来一卷冒着金光的图纸,裴珍映呼哒哒地在原地转了一圈刚巧接住,万分宝贝地把它抱在怀里。


 


“你要多来陪陪我。”一片浅粉色家居背景里穿着自己挑好的亮色卫衣的裴珍映盘腿坐下,对着朴志训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多来陪我玩,陪我说话,给我做好看的衣服才行。”


 


朴志训失笑,“你要求也是真不少。”


 


话音刚落画面的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换了一副面孔一样的落下两行宽面条泪,整张小脸非常委屈地皱起,嘴巴也撅着,“不行吗?难道志训哥讨厌我吗?”


 


看见他都哭了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朴志训下意识地又想上手去触碰,怕不知轻重弄疼他似的,最后只是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裴珍映脑袋的位置,把他垂下来的顺毛揉的一团糟。他赶忙说:“没有,没有,我会来多多陪你的。”


 


裴珍映听了立马破涕为笑,翻脸翻得比翻书还快,“我也可以陪你啊,你无聊了难过了高兴了都可以来找我的。”说罢他伸出自己的小手凑到屏幕前跟朴志训说,“那我们说好啦。”


 


他的整个手掌不过只有朴志训一个指印那么大,朴志训不知道受了哪般蛊惑,只觉得这个小小一只的手机精灵可爱的要命。郑重其事的伸出食指盖上裴珍映的手掌心,贴到明明的是冰冷的手机屏,却好像真的能感受到裴珍映的体温。


“说好啦。”


 


-




发之前看见隔壁太太发了辆车


而我(……




对不起TVT



浆果奇缘

醒:


赖冠霖x裴珍映


*拟龙,瞎编的,小甜饼一个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本来是想写个甜饼给物业费老师和momo老师表白的,但是这篇比较扯也写的比较匆忙 不好意思说是拿来表白的文emm...
能看到的话也是缘分了(x

不废话了,其他的话放文尾再说








霖霖选择了碗儿森林尽头的高大山脉作为自己的巢穴。

山体被高大的云杉和松树所覆盖,陡峭的山壁上有天然形成的洞窟,再往上就是灌木丛和稀疏的草甸。那里是山间溪水的发源地,夏日的阳光融化了山顶积雪,溪流穿过针叶阔叶混合林,沿着山麓一直流淌,汇入河流,最终涌进远方的锈海。

霖霖是一条巨龙。它如此强大,固守自己的领地,驱赶那些试图闯入的外来者。

碗儿森林的面积非常广阔,以高耸的山脉为源头,从灌木林一直延展到那些低海拔的常绿阔叶林。一切栖息在森林中的生灵都是碗儿之王的财富。它趾高气昂地巡视着领地,像所有盘踞在宝藏上的巨龙一样傲慢、固执。

但是在巡视领地、狩猎和休憩之外,霖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

作为森林的主人,它喜欢在山洞中囤积浆果。

霖霖有特殊的储藏方法,可以让那些堆积如山的浆果在经历过漫长的时间后变成甘甜的液体,以便保存得更加长久。

浆果是霖霖的宝贵财富。

蓝莓、覆盆子、桑葚……在春夏交替的季节收获那些果实,贮藏起来,经过发酵,得到足够饮用一整年的醇厚原浆,直到下一个春季再度来临。

几乎整个春季和夏季,霖霖都在搜集那些甜蜜的浆果——虽然这对于一条身躯庞大的龙而言有些困难。

体型注定了它不适合干过于精细的活儿。

正因为来之不易,霖霖对这些浆果就更为珍惜。它对堆放战利品的山洞盯得非常紧,每隔几天都要巡视一次,确保那笔庞大宝藏的安然无恙。

而事实上,这一整个山洞的宝藏也确实一直好好的保存在那里。






直到有一天。

当霖霖来到自己堆放甜浆的山洞前时,他嗅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发酵甜腻,而其中还夹杂着其他生物的气味。

霖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名为狂怒的情绪。

碗儿森林的主人喷着火焰般灼热的鼻息冲进山洞。

它想看看谁如此大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宝藏上。

作为一条有自尊的巨龙,在守卫财产时,当然是锱铢必较。

然后,霖霖发现自己的私藏被洗劫一空。

堆满了整个山洞的蓝莓、覆盆子和那些可爱的红紫色桑葚全部消失了。

深处那几个盛放美妙浆液的木槽也被清理得一干二净,闪闪发光像是有人用舌头把它们全部舔了个遍一样。

霖霖气的浑身发抖。

它发誓要抓住这个胆敢染指自己私藏的小偷,将那个混蛋狠狠教训一顿,让它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紧接着,当霖霖转过头,它发现山洞的角落地多了一个东西。



是另一条龙。

大约也就是眼前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吧。

它东倒西歪地蜷缩在山洞的角落里,呼呼大睡,将屁股和尾巴对着暴跳如雷的山洞主人,丝毫不知道人家在自己面前被气得几乎发疯。

浆果偷食者大喇喇地摊着翅膀、露出一角白色的柔软肚皮,偶尔咂咂嘴,发出一点微小的咕噜声。

霖霖感觉自己气昏了头。

它缓慢地靠近对方,想要看看什么样的龙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把整整一窖的私藏吃干抹净之后,还躺在案发现场睡得毫无心理负担。

对方的体型明显比自己小。

淡金色翅膀上薄薄的膜层看起来崭新光滑。细腻鳞片从颈部一直延伸到胸口处,然后露出蓝白相间的肚皮,细碎的金色鳞片点缀其间。后爪根部的鳞是银色的,不像居住在高山的龙群那样坚硬,却更加美观。

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家伙。

和霖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只同类都不一样。

显然是第一次接触酒浆的小龙醉倒了,面对强大的危险毫不知情。

霖霖感觉自己的怒火奇妙地被转移了一部分。

它慢慢地移动到一个更近的位置,嗅了嗅对方。

淡金色的翅膀因为巨龙轻柔的鼻息而有气无力地吧嗒了两下,这贪食的小家伙身下还紧紧地抱着最后一只空掉的酒槽,整个身体上都是酒浆。

霖霖低下头舔了舔对方前爪上那些湿哒哒的酒渍。

然后惊奇地发现,这小龙身上的味道比一整个山洞的覆盆子还要甜蜜。

霖霖开始在山洞中来回踱步,它在考虑要拿这个小闯入者怎么办。

虽然损失了整整一大堆的山莓,那些甜蜜的果实要等到来年春天才能再度收获。

但是它也不想只是简单地揍对方一顿——一个完全不在乎你、只管蒙头大睡的敌人是非常扰人的。

霖霖想了了很久,决定先把这个全身泡着蓝莓和覆盆子甘甜气息的金色小龙弄回自己的巢穴。

然后,等到对方醒来再决定怎么惩罚这个胆大的偷食者。

这么想着,霖霖低下头,叼住了对方后颈柔软的地方。





霖霖的巢穴在山壁上更高的地方。

在飞往巢穴的途中,淡金色的小龙被冷风吹得醒来了一次。

它感受到气流,下意识地拍打翅膀,翅膀尖扫过霖霖的下颌,挠得巨龙打了个喷嚏。

嘴里的小龙掉了下去,霖霖立刻冲过去重新将它叼回嘴里。

然后霖霖惊讶地发现,在刚才坠落的过程中,这半睡半醒的小金龙根本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害怕。它软耷耷地扇动了几下翅翼,喉咙里发出愉快的呼噜呼噜声。

直到霖霖松开嘴,将它扔在了巢穴的草垛里面,对方还没有彻底醒过来。

事实上,那些甜浆里酒精的劲头太大,等到闯入者彻底清醒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

霖霖为了防止对方溜走,盘踞在洞口处睡了一夜。

夜里的风吹的它打了好几个喷嚏,一夜都没有睡好。

这使霖霖感到很烦躁。


而现在,淡金色体型较小的龙醒了过来,它试图从四脚朝天的姿势翻过身来,然后再次一头栽进了草堆中。

霖霖忍不住笑出了声。

对方立刻抬起头,当它看清盘亘在洞口的银色巨龙时,整个身体都僵硬了,翅膀收服贴着身体。

霖霖站起来面无表情地向着对方所在的角落逼近。

其实它觉得这条偶然遇到的龙非常有趣:淡金色带一点金黑色的鳞片,翅膀紧贴着背脊,蓝色的眼睛和流畅的尾巴线条,漂亮并且充满戒备。

银色的巨龙喷了一下鼻息,围着满脸戒备的金色龙转了两圈,通过展示体格差距来威吓对方。

紧接着它凑近一些,试图把鼻子凑到对方的脖颈处嗅一嗅,顺便舔舔对方翅膀腹部。

然后,它被淡金色的翅膀狠狠地扇了脸。

那条龙背脊,凶猛嘶叫着,拒绝陌生同类的靠近。

刚才那一翅膀非常痛,霖霖忍不住龇起了牙。

于是它决定站得远一点,尝试开始一次正常的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

霖霖的声音低沉喑哑,在山洞里回荡的细碎余响。而对方也摆出毫不畏惧的表情。

“裴裴。”

小龙慢慢地回答,他直视着霖霖的眼睛,让自己不要下意识地后退。

“我在哪里?”

对方警惕地环顾四周——周围的一切这么陌生,全部都是它所不熟悉的景物,它从未到过这种地方。

它也不认识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强大的自己的同类。

“我记得我找到了一个山洞,然后我……”

“然后你喝光了我所有的藏品。”

霖霖终于展示出一点儿愤怒的情绪——毕竟那些甜浆真的非常美味。低沉的声音轰隆隆地压迫着骨膜,它向前欺身一步。

对方的翅膀立刻就防卫性质地炸开了。

“告诉我,你,你怎么敢——怎么敢吃光喝光了我用整整一个春季和大半个夏季收集到的浆果和甜汁!”

“你喝光了我整个冬季的分量,那些山一样高的酸甜小树莓——居然一个都不剩!一个都不剩!连我存放汁液的木槽都被你舔得闪闪发光!”

霖霖越说越生气。

而裴裴在戒备惧怕的同时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它的翅膀似乎拿不定主意是要收起来还是张开,呼哧呼哧地扑腾了两下,像是没地方放置。

“我……我很抱歉?”

裴裴小心翼翼地道歉,它的尾巴拍打着地面,局促不安。

“我、我非常抱歉。我闻到了很甜的香味,紧接着发现了一个山洞。我实在是太渴了,想要舔一口,只舔一口而已。然、然后……”

它的表情浮现出一瞬间的空白。
“然后……我不记得了……”

“那是因为你喝断片了!”

霖霖不满地出声打断,虽然它的目光一直在追随着裴裴来回甩动的尾巴尖。

“那可是整整一年的分量!”

毫不留情的职责让紧张的小龙更加窘迫了,它结结巴巴地试图道歉。

不得不说,那双蓝色的眼睛漂亮极了。

霖霖在心里不合时宜地想道。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领地?”

心情略有好转的银色巨龙决定换个问题,不要把这好看的同类逼太急。

对方身上覆盆子和蓝莓甘甜的味道一直在干扰着它,让它想要舔一舔那闪闪发亮的淡金色细鳞。

霖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生气,免得再次惊吓到对方。

“我是第一次离开巢穴嘛...哦对了,我是一条平原龙,前不久刚成年,以前从来不被哥哥们允许离开巢穴的...”

显然这种态度的改变很有效,裴裴开起来放松了下来。

“我飞得太远了——之前我从没离开过我们生活的河流,我想我在无意识间飞进了你的领地,还喝掉了你的藏品。我很抱歉,真的。”

哦,一条刚刚成年的平原龙。

其实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啊。真有意思...

霖霖心满意足地甩了一下尾巴,恶劣地恐吓着对方:“那么裴裴,你打算怎样赔偿我的损失?”

淡金色的龙浮现出了一点急切的表情——看起来它真的因为喝光了森林之王的私藏而感到歉意:“一切我能做到的,呃……”

他歪了歪脑袋。

“霖霖。”

霖霖摇头晃脑地补充了一句,它来回摆动的尾巴尖和抖动了一下的翅膀,正显示了它的好心情。

“我会尽我所能的赔偿你的,霖霖。”

啊,真是令龙心情愉悦。


霖霖现在不急于追究那些被偷喝的甜浆了。

实际上,它的心情非常愉快。

它缓慢地向对方靠近一些,挑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很好。”

“你留下来吧。”

“...什么?”

“陪我。”

它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裴裴有些讶异地张大了嘴,对方却只回给它一个挑眉的表情。

也不知是不是它的错觉,这银色的巨龙脸上似乎出现了一种类似于撒娇一样的表情。要是龙可以撅嘴的话,霖霖的嘴巴上现在应该已经可以挂拖油瓶了。

“哦...那好吧……”








起初,裴裴在巨龙霖霖的山洞里还是十分拘谨的。

但当裴裴发现银灰色的巨龙没有任何恶意的举动之后,好奇心促使它走出巢穴,探索四周。

龙的习性非常淡漠,有些成年后离开定居地和伴侣共同生活,而另一些则留在族群中。

裴裴的族群居住在相对低纬度的河边,那里有一年四季保持常绿的阔叶林,大型哺乳动物在那里定居。

这是裴裴第一次离开家远行,身处于陌生的环境,这令它有些不安。

不过它很快就适应了。

天气转冷的时候,山脊间的风变得寒冷凛冽。有时候当暴风雪来临,裴裴几乎要被那风给吹跑。

夜晚逐渐变得漫长,每当星星爬上天空时,霖霖会态度强硬地用尾巴将淡金色的小龙扫到自己身边,扫进那些柔软的草垛中,把它罩在自己暖和的翅膀底下。

最开始的相处过程中,裴裴表现的就像一只受惊的狼崽。它总是小心翼翼地试图和霖霖保持一定距离。

直到霖霖拿出了它最后一点私藏的甜浆——被它放在巢穴中方便饮用的那些。

实际上它一直没舍得喝掉这最后一点,鉴于它所有的甜浆都在之前都被裴裴一扫而空。

然而在追求伴侣的时候霖霖还是非常舍得投入成本的。



喝醉之后的裴裴总是摇摇晃晃地围着霖霖打转。

它试图舔舐对方银灰色的翅膀,用脑袋去蹭对方的下颌。这细小的动作既甜蜜又恼人。

霖霖任由对方闹腾,它用翅膀将对方扫进自己怀里,低下头去,舔着对方的后颈、翅膀。

裴裴窝在霖霖怀里任它替自己清理翅翼和肚皮,喉咙里间或发出呼噜的惬意声音。

裴裴尝起来真是甜蜜极了,霖霖心想。

而它会对裴裴很好,好到足以让对方同意成为自己的伴侣。











终于。

后来的某一天夜里,霖霖和裴裴的尾巴正缠在一起,脑袋紧贴在睡梦中发出均匀的呼吸。

后来——其实是很久以后,裴裴确实答应了成为霖霖的伴侣,它们一起生活、一起捕猎,裴裴也习惯了亲昵地蹭蹭脖子、或者是任由对方舔舐轻啃自己的翅膀尖。

这是伴侣间表达爱意的方式嘛。

裴裴甚至在每个春季和夏季同霖霖一起去森林间收集那些甘美的浆果,让它们再次堆满那个用来囤积甜浆的山洞。

现在,它们需要更多的蓝莓、覆盆子和桑葚,因为霖霖和它的伴侣裴裴都喜欢那些发酵后的果实。




日子一天天地过着。

当它们一起出行,并肩划过云端,山巅的积雪就在他们的下方展开。

飞往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整个银河都在它们的头顶舒展,像是要把这灿烂的光辉全部映照进海水深处。

有时候它们伏在溪水边,那是山间溪流的发源地,自高山之尖的草甸深处汇聚成河。银色的巨龙舔舐着伴侣的翅膀。再往上延伸,灌木已经绝迹,荒凉的雪山湖连成一片。

成年后还在生长的裴裴已经变得和霖霖一样强大,那双漂亮的淡金色翅膀足以应付任何风暴,即便在最恶劣的暴风雪中也显得平稳轻盈。

它们像是这孤独山脉的国王,延展向远处的森林中的一切都属于它们。

那些低矮的灌木、叮咚作响的溪水、铺满地面的落叶、树干上衍生的菌类……这是一个如此富饶的王国,这里的土地曾经如此孤独,如同山巅的积雪一样,现在却因为因为春季的到来而湿润。




淡金色的龙静静地沉睡,梦里有夏日覆盆子的气息,那些鲜红的小树莓发酵成甘甜的汁液。

它咂了砸嘴。

而它银色的英俊伴侣靠在它身边,耐心地舔舐它淡金色的翅膀,低沉惬意的呼噜噜的喉音是它们彼此交流时的语言,如同划过叶脉的雨滴、直落进松软的泥土中。

也许应该撑开翅膀将自己和霖霖裹住。

裴裴在半睡半醒之中想着,向自己的伴侣靠得更近一些——只有这样,才能防止在梦中被那过于温和的细雨打湿。

而那梦境,远比浆果酿成的酒液还要甜蜜得多。







-FIN-








忍不住再嗑唠几句

前面说了这篇本来是想送给太太当表白文的,但是因为写崩了就...不管我还是要赞美一下她们。
最开始都是因为《月球》而关注到两位可爱的太太,后来越来越觉得两位真的超级棒,在这儿悄咪咪表个白w
下周学考假有空就认真写一篇表白所有喜欢的太太(x







【论坛体】每次我邻居家那对发情我都想失去嗅觉两腿一蹬 05

可妮兔蛋糕:


*恶搞abo 红花油x风油精
*cp:六金/丹邕/赖狼
*不正经文风 ooc有 勿上升
(我有病!能接受再看!别打我!)

*无语 我的屁话怎么会有这么多...下章真的真的正式开始(土下座鞠躬


啊!刚刚忘记说了!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平安喜乐噢!









521L 用户67812312
这栋楼怎么冻得如此彻底


522L 用户98237989
估计楼主他们都忙着在准备吧


523L 用户09232336
离年末晚会还有两天


524L 用户26742412
居然还有两天!我这几天从睁眼到闭眼都要掰一遍指头数日子!要知道我过了十八岁后就没这么期待过年末了(。


525L 用户76324124
嗯,一年过去年龄又增长一岁呢…(望天


526L 用户26742412
>>525L 闭嘴啊喂,不要说出来啊(掩面痛哭


527L 用户09281314
回到正题啊各位!不知道赛狗屁和崩坏情侣有没有准备好年末的表演节目!


528L 用户98734125
也不知道小恶魔情侣有没有想好要怎么好。好。折腾那俩对


529L 用户23847912
哇楼上的想法badbad


530L 用户17412677
我敢打包票到时候小恶魔评委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赛狗屁和崩坏的,要不然对不起这名头(邪笑


531L baegeta
我和kl看起来有那么坏吗??


532L 一罐酷盖
天地良心我们没有


533L baegeta
我们真的什么也奇怪打算都没有!(如果不算我们额外要求添加的几个情侣游戏环节的话


534L 用户76123786
!!!情侣游戏环节!妙啊!


535L 用户56736785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们小恶魔情侣更会的评委吗!


536L 一罐酷盖
反正老安说他还怕节目时长不够,就由着我们加环节了


537L 用户00432484
天啊晚会精彩程度看起来要更上一层楼了!


538L 用户88888888
我来晚了!!!所以情侣游戏有那种那种的吗!!


539L 一罐酷盖
???


540L baegeta
哪种哪种???


541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我怎么一进来就能看到你传播黄色信息@用户88888888


542L 用户98402342
楼主出现了!!


543L baegeta
@用户88888888 我琢磨了一下你的意思,如果你说的那种那种是那个那个的话,不好意思我和kl还小我们不懂的!


544L 用户7623834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恶魔还小


545L 邕必胜
都是装的


546L 用户92184944
>>545L 噢???


547L 一罐酷盖
你们不问问你们楼主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吗


548L 用户89274311
是啊既然楼主和必胜哥哥都出现了,说明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吧!


549L 用户02942443
对啊只有两天了呢(不过酷盖真是转得一手好话题


550L 用户65216756
看破不说破


551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嘿嘿我觉得准备的还行吧!和塞狗屁那俩比应该绰绰有余了


552L 邕必胜
我都把我前几年用来吃饭的压箱底本事使出来了


553L 用户92749998
wow看来是势在必得崩坏组


554L 用户63276366
啊赛狗屁情侣都不出现唉


555L 用户77729324
会准备什么秘密武器吗!


556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不了吧,他俩要是发情起来就是究极武器了


557L 用户8767324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这样啊楼主!!


558L 贝多塌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我看你是不想把你家猫要回去了


559L 用户67392180
捕捉到风油精哥!


560L 用户76478378
风油精哥总是在楼主说他坏话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


561L 用户09029000
这也算是一种雷达吧(…


562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什么?鲁尼怎么又跑你家去了?


563L 贝多塌
无语,我怎么知道啊!我刚才想去倒个垃圾,才刚开了门你家猫就直冲冲扯着我裤脚上扑上来了啊


564L 用户76437286
可爱!!!我也想要打开门就有猫猫扑到我身上来5555555


565L 用户90837489
看来楼主家的猫真的很爱风油精味23333


566L 贝多塌
可是我真的很不习惯猫啊!!!它扒拉着我裤腿我连动都不敢动啊!!!


567L 用户09888222
所以红花油哥呢,不来拯救一下风油精哥吗


568L 贝多塌
>>567L 我倒是也想知道他去哪了…按理说这个点他早该下班回来了


569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给你们说,@贝多塌 他现在就站在他家大门口扒拉着门框哭唧唧个脸拿着手机在打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家猫就趴在他腿上蹭哈哈哈哈哈哈他真的不敢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70L 用户97347832
论楼主一句话笑了多少个哈


571L 用户8372947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风油精哥是被猫弄得不敢动所以才拿出手机进楼吐槽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572L 贝多塌
无语,@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你他妈明明就在我面前为什么光笑不来把你家猫拎走啊!


573L 邕必胜
你们俩开了门就面对面站着还要在楼里打字也挺让人无语的


574L 用户7863264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就面对面站着还要在楼里互怼


575L 用户90839800
我想了一下画面为什么这么好笑啊!!!


576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贝多塌 我拍张照做纪念再来救你,嘻嘻


577L 贝多塌
……嗬我早就在你疯狂大笑的时候拍下来了


578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


579L 用户8938999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看!求两位都分享一下!


580L 用户89738924
我的天啊风油精哥和楼主怎么这么好笑


581L baegeta
你们两位哥真有意思,不过我刚在楼下看到了wj哥,看起来他现在也不敢动呢。


582L 贝多塌
>>581L ???他在楼下干什么


583L 不是开五金店的
>>582L 哥…你能动了吗…来救一下我…


584L 贝多塌
???


585L 不是开五金店的
楼下好多蜜蜂……我在楼下等了十五分钟了也没飞走……我……


586L 邕必胜
………………


587L 贝多塌
ok我来了


588L 用户8923498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红花油哥是被楼梯口的蜜蜂吓得不敢上楼???


589L 云朵儿哥
绝了,赛狗屁情侣也可以叫不敢动情侣了


590L 用户98278912
云朵儿哥每次都带着起名绝技出现


591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卧槽楼下居然有那么多蜜蜂吗


592L 用户90200224
咦,这次楼主居然没有嘲笑红花油哥


593L 用户90823921
>>592L 你忘记楼主也巨怕虫子了吗23333


594L 用户90823100
对哦23333这楼里的几个a绝了


595L 一罐酷盖
我不怕虫子。


596L baegeta
2333333


597L 用户92010122
okok我们小恶魔情侣总是极力强调自己与另外两对的画风不同


598L 不是开五金店的
…………


599L 用户90281309
看来红花油哥被风油精哥拯救上来了


600L 贝多塌
行了我俩撤了,欢迎大家来看两天后我们如何用颜值力压崩坏情侣


601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600L 嚯你好大的口气


602L 邕必胜
我俩也撤了,欢迎大家来看两天后我们如何用实力暴打赛狗屁


603L baegeta
23333既然这样,那我也欢迎大家到时候来看我和kl如何当好评委!^ ^


604L 一罐酷盖
嗯,同时用实力和颜值当好评委


605L 用户02130120
我好兴奋啊!两天后可以看楼里几位battle了!(苍蝇搓手


606L 用户88888888
我的灯牌已经到位了!到时候大家可以找我来领!


607L 用户24901200
晕!我那天有事实在没法来看晚会!哭了!


608L 用户02308843
我也是……最近几天都要出差啊


609L 拓扑叉子
无妨!到时候我为无法到现场的各位做现场直播!


610L 用户24901200
呃啊跪谢楼上!



…………………两天后…………………



611L 用户92817392
就是!!!今天!!!了!!!


612L 用户90329849
我今天一大早就醒了!这种宛如去追星的激动心情怎么回事!


613L 用户09283922
我今天的工作效率空前的高,下班一小时前就做完了所有工作坐等晚会美滋滋


614L 拓扑叉子
汇报一下,本前线已经到达了晚会现场


615L 用户02049002
啊啊啊本出差人士真的靠你了楼上!(抱住


616L 用户88888888
本赛狗屁崩坏小恶魔cp应援站站长也已经到社区礼堂大门前了!欢迎大家来大门左侧来找我领灯牌!


617L 用户98298232
天啊这次来看晚会的人真的好多!离晚会开始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居然已经这么多人了,记得前几年来看晚会的人都坐不满这个礼堂233333


618L 用户90928011
哈哈哈哈哈估计很多都是我们楼里的吧!要知道我们楼一直被挂在首页还加精了233333


619L 用户90230929
这么说我们小贝真是为这次晚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呢23333


620L baegeta
嘿嘿,我和kl也已经到后台了


621L 一罐酷盖
[图片]


622L 用户90218342
天啊!!!酷盖居然发了和小贝的合照!


623L 用户93849244
什么什么什么我没网还没加载出图片?!?!!!!


624L 用户90218342
虽然是只是两只比耶的手…并没有脸


625L 用户90328433
晕,楼上说话不要大喘气


626L 用户23029321
但是大家没有发现两只手上戴了情侣戒指吗!


627L 用户01248018
fine. 果然酷盖不会毫无目的的发照片,最终目的还是撒狗粮(我磕


628L 用户02193812
噢亮闪闪的戒指闪瞎吾的眼~


629L 用户87328473
哈哈哈哈哈我一进场就看到了用户8个8发的灯牌23333也太显眼了吧!


630L 用户90283011
好奇是怎么样的灯牌!


631L 拓扑叉子
#能歌善舞赛狗屁
#势在必得别崩坏
#日撒狗粮小恶魔


632L 用户90823907
这都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33L 用户67213216
笑吐了,楼主他们到时候上台看到台下这些灯牌肯定很无语


634L 拓扑叉子
补充一下,赛狗屁的灯牌还是红配绿的颜色搭配


635L 用户0927381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啊


636L 用户98280211
这个配色我能说什么呢,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吗哈哈哈哈哈哈


637L 用户88888888
灯牌自然是要越显眼越好!


638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8个8真的要被我打


639L 用户90283009
惊,楼主居然还有空来楼里


640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我们也在后台了,现在还没开始呢不急


641L 邕必胜
不急你狂抖什么腿


642L 用户09210021
哈哈哈哈哈哈抖腿,楼主在紧张吗


643L 我能再吃一包软糖吗
……我没有!不说了去准备了下线了!


644L 用户92781931
楼主气急败坏的下线了23333


645L 用户09219380
必胜哥哥真是毫不留情的戳穿楼主


646L 用户88888888
楼主气急败坏的把手机一扔,搂过旁边的必胜哥哥就是一*****


647L 用户90218309
?????8个8说啥敏感词了


648L 用户90213810
8个8真是好大的胆子


649L 用户09092122
我操啊!!!!我刚想上厕所就蹓跶到了后台旁边的厕所,结果看到了一对撒狗粮人士啊我晕!!


650L 用户30001913
嚯!上个厕所还能被撒狗粮!这世道!


651L 用户09092122
我刚拐进走廊口就看到前面尽头有两个人挨在一起,一个圆脸男生半低着头皱着眉不知道在说什么,另一个染着红头发的男生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摸着他的后脖子,那种有一下没一下的捏捏后脖子手法真是令人昏厥!


652L 用户02328044
我晕!捏后脖子好xxx


653L 用户09092122
关键是…虽然只看到了个侧脸,但是两人长得都真不错…


654L 用户76282234
我们要拿碗社区原来有这么多帅哥的吗为什么我平时都没有发现过!


655L 拓扑叉子
快要开始了各位,我看到小恶魔情侣在最前排的评委席坐下了


656L 用户37643243
呃呃呃啊啊终于要开始了我好激动!!!


657L 用户01242382
汰!我来得太晚了坐好后面我看不到小恶魔情侣555555


658L 拓扑叉子
[图片]


659L 用户08264731
我靠我们前线真的很给力!


660L 用户97382672
天啊!!!这两位帅得人神共愤的小男生是我们小恶魔吗!!!


661L 用户04284637
擦 我想过小恶魔情侣长得帅,没想到这么帅


662L 用户97148166
我靠,个子高的是酷盖吧,现在的小年轻腿都这么长的吗??长成这样真的不去当明星吗??还有旁边那个是小贝吧…真的很日系美男,眼睛亮晶晶的对着旁边的酷盖在笑呜呜呜呜呜我哭了


663L 用户32762361
天啊我真的宛如在追星


664L 用户02948340
主持人也上台了


665L 用户86276461
咦,第一个环节就是情侣游戏吗!热场子?


666L 用户10993855
哇第一个就这么刺激!那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能看到赛狗屁和崩坏了??


667L 用户想看小孩摸小手
我今天能看到各位情侣摸小手吗!


668L 用户88888888
楼上的,人做梦就要做大一点,摸小手怎么够呢!


669L 用户65216357
8个8的想法自然是xxxxxx(全程打码)


670L 用户72561367
要情侣们上台了啊呃呃呃呃呃!!!!!


671L 用户02376712
我靠哪里哪里我望眼欲穿!!!


672L 用户76261525
我靠中间那两个!好他妈帅啊!!!!


673L 用户65120991
呃呃呃我怎么看到好几个超帅的!!我分不清谁是谁啊!!!


674L 拓扑叉子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675L 用户72541916
哈哈哈哈哈前线把长得帅的都拍下来了23333


676L 用户65172612
啊啊啊做自我介绍了!!!


677L 用户92390190
妈的轮到帅哥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尖叫声也太大了吧我都听不清


678L 用户65123144
等下我听到一个邕什么什么的,是必胜哥哥吧!!!


679L 用户7863247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必胜哥哥好帅啊!!!靠啊帅到我不知道说啥!!!!


680L 用户23625222
那旁边那个就是楼主了吧!看到真人我才真正相信楼主真的很a!!!


681L 用户90324923
晕,楼主和必胜哥哥的身材…不是人类吧…楼主挑着眉笑的时候我看到我前面那个女生捂着胸口倒下了……


682L 用户25163612
哇真不敢相信这么苏的楼主平时在楼里一天到晚哈哈哈哈哈哈哈


683L 拓扑叉子
[图片][图片]


684L 用户82713918
我靠叉子放大招!高清放大!


685L 用户92817312
呃啊,必胜哥哥脸上有三颗星星55555


686L 用户98291471
楼主眼睛下面那颗泪痣也好勾人……我失去呼吸


687L 用户23871466
天啊不知道说啥了,真般配


688L 用户09092122
我靠等一下,我看到刚才我去厕所的时候看到的那对男生了


689L 用户62774614
噢??也是来表演的情侣吗


690L 用户61253213
等下……不会是……


691L 用户00930130
我听到了名字,我记得之前楼里有爆过赛狗屁情侣名字的缩写……我要去确认一下……


692L 用户75216461
没错的……pwj和kjh……


693L 用户82141762
艸艸艸艸艸艸艸这俩就是赛狗屁啊!!!!!


694L 拓扑叉子
[图片][图片]


695L 用户72156461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都这么好看我却没法在现场啊啊啊!!(抱头痛哭


696L 用户72157364
小圆脸是风油精哥吧……好他妈……可爱……(哐当晕倒


697L 用户65214531
红花油哥人如其名,真的很火红


698L 用户 72637212
哈哈哈哈哈我的天我看到风油精哥指着台下的灯牌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699L 用户65217411
啊啊啊啊我也看到了!!赛狗屁两个人靠在一起笑得花枝乱颤(?


700L 用户88888888
啊啊啊啊我的灯牌被蒸煮认证了吗!!!





tbc.




「赖狼」西山云雨

Seizetheday_:

*妖 x 人设定 OOC


*先试个水,这篇私心为了炖肉,所以慎入慎入






西山正逢雨季,数日淫雨连绵不绝,山下的小村庄都被湿漉漉的云烟笼着。是日云消雨霁,趁着晌午日光正好,小樵夫裴珍映背着竹篓和药锄轻快地踏上了去西山的路。




摸了摸怀里还温热的白馒头,他想起临走之前隔壁的姚大娘泪眼涟涟地握着他的手,千叮咛万嘱咐:




“阿珍,大娘说什么也不愿你去冒这个险的,可你执意要去,大娘也拦不住你。听闻那山上妖怪作祟,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大娘莫担心,阿珍不是小孩子了,要是爹爹还在世,我都快跟他一般高啦,”裴珍映笑吟吟地宽慰她,“阿珍不贪玩,采了药就回。”




裴珍映爹娘早逝,除了自己上山砍砍柴,基本靠乡里乡亲接济拉扯大,如今待他最亲的邻居姚大娘生了怪病,郎中开的方子里有一味药材偏偏只有那西山上有,他二话不说就揽下这采药重任。




只是那西山前些年屡出村民离奇失踪的案子,便有传言是深山里有妖怪吃人,官府封了一阵子山,后来也没人敢再贸然上山了。




裴珍映不以为意,这附近哪座山还没有几只猛禽野兽的。他幼年时跟着爹娘上过不少次西山砍柴采药,白天出没的都是些果子狸、獐子之类的温顺小兽,只要在日落前下山就无大碍。况且这五月间正是杜鹃花开时节,满山鸟语花香。就算有什么妖怪,约莫也是不会伤人性命的小妖吧。




更何况空山新雨后,正是山菌滋长之际,采了药还能顺便挖些野菌换钱,去集市上买只鸽子给大娘炖了补补身子。想到这裴珍映又浑身都是劲儿,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上爬。








行至半山腰,突然起了层薄雾,裴珍映抬头望了望悬在头顶的烈日,心下有些诧异,脚步却还是没停。雾气弥漫上来阻挡视线,裴珍映渐渐有些无法辨别方向,他凭着记忆往山涧处走,盼着能依着水流向上行山。




刚找到水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裴珍映就在云雾缭绕的杜鹃树下间瞥见一团影影绰绰的轮廓。他心下一震,莫非真是传言所说的什么妖怪?他脚下像被钉住了一般,一时不敢贸然上前,也没法转身逃走。




那影子不动,萦绕周身的雾气却慢慢被山风吹散,头顶还零零散散飘落下绯红夹着雪青的杜鹃花瓣。裴珍映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个抱膝坐在树下的少年。少年乍看斯斯文文的,着一身白衫,纹饰什么的裴珍映不识得,不过看面料光泽肯定价值不菲。




应该是哪家的小公子吧。裴珍映心想。可又为什么会独自在这杳无人烟的西山上,莫非是和亲人走散了?




“你叫什么名字?”裴珍映试着唤他,“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少年缓缓抬起头,视线与裴珍映对上的一刹那,古谭般沉静的眸子忽然晕开层层涟漪,裴珍映感觉像被吸进那漩涡似的,神思飘忽了半晌才清醒过来。




裴珍映以为自己是被花香熏晕了脑袋,便也没在意。看他纹丝不动又默不作声,裴珍映上前几步又问:




“你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和家里人走散了?”裴珍映索性在他面前蹲下来平视他,“你可知这西山有妖怪出没?一个人在这里很危险的。”




少年依旧默默盯着他,眼见裴珍映失去耐心起身要走,才突然攥住他的衣角,沉沉开口道:




“我在等你。”




原来不是个哑巴啊。裴珍映松了口气,又有些奇怪,这小公子莫非是把自己当作来接他的人了?不过看他细皮嫩肉的,再这么坐下去,怕是真要被豺狼虎豹叼走。自己没法坐视不理,只好拉了他起来一起上路。 




“你是来西山玩的吧。真羡慕你们这些做少爷命好的,我可是有要事在身,不过既然碰上你了,就一定把你好好地带回家……”裴珍映知道他反正不会答话,就敞开了一个人自言自语,“哦对了我叫裴珍映,珍宝的珍,日央映,你叫我阿珍就好。不过你要是再不说你叫什么的话,我可就给你起名了啊,方才是在那杜鹃花树下瞧见你的,我看啊不如就叫……”




“我叫赖冠霖。”




裴珍映新奇地回头瞥他,“终于肯说话啦。赖冠霖,我们可得走快点儿,要赶在日落之前下山才行。”




说完裴珍映抬头望天,不知何时日头又没了踪影,乌云黑压压地聚拢,隐隐有山雨欲来的架势。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要是下起前几日那样的大雨,今天可就得在山上过夜了。




他转身正想提醒赖冠霖,就见他眉头紧锁,突然抓住自己的手腕说:“你别动。”




天色顷刻间暗下来,山风呼呼大作,裴珍映也嗅到一丝氛围的不寻常,被他这么一唬得更是吓得不敢动弹。




他见赖冠霖直直地盯着树丛中的一处,自己顺着他目光望过去,却看不清昏暗丛中到底有什么。




霎时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借着亮如白昼的一瞬,裴珍映这才看清,那树丛里伏着的,是一头毛色发亮、体格庞大的老虎。




裴珍映呼吸一窒,不自觉揪紧了赖冠霖的袖子,他见那老虎懒懒地起身,从黑暗中走出来,不慌不忙地踱着步徘徊,似乎眼前两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盘中猎物。




裴珍映两腿直发软,话都说不利索了,却还是把赖冠霖挡在身后,一边掏出小巧的药锄,一边拽着他慢慢往后退,“赖、赖冠霖,我们今天看来是凶多吉少了。等会我数到三,我们分头往两边跑,你可明白我说的?一、二……”




裴珍映三字未出口,老虎就一个纵身径直朝他们扑来。电光火石之间裴珍映使劲把赖冠霖往身后一推,反手将身后的竹筐用力向前掷去,自己则闭着眼睛往旁边一跃。




预想之中被撕裂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裴珍映跌落在草丛中的时候反而听见老虎的一声凄厉长啸。他翻过身一看,赖冠霖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匹通体发黑的豹子和方才的老虎撕咬在一起。




那黑豹体型比老虎小了整整一圈,发起狠来却丝毫不落下风。老虎背上已经被黑豹划开几道血口,鲜血淋漓。两只红了眼的猛兽都被激得青筋暴起,躬起身子绕着圈对峙时,又是黑豹猛扑上去精准直击老虎要害。老虎反口咬住黑豹前肢,想将它甩开,眼看着黑豹前肢已经被撕得血肉模糊,黑豹却丝毫没松口,直到老虎被咬断了脖子,慢慢失了力气,倒在血泊之中。




裴珍映知道自己应该立刻逃跑,但冥冥之中有什么吸引着他看完了这场激斗。他环顾了四周发现早已不见赖冠霖的踪影,暗自庆幸他应该是已经成功逃脱了。




老虎倒下的一刹那头顶劈下一声暴雷,紧接着狂风卷着骤雨倾泻而下。黑豹前肢受了重伤,勉强站起来往裴珍映所在的方向慢慢走来,没走两步又跌倒在瓢泼雨势中。




裴珍映瞬间被浇了个透,他看着地上痛苦呜咽的黑豹,心里竟无端生出些怜悯。虽都是危险猛兽,但这黑豹暂时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若是真有意猎杀自己,大可不必在老虎吃了自己之前上去缠斗。




裴珍映这么说服着自己,试探着上前,见那黑豹一动不动,于是仗着胆子扯下身上一块布条,给它汩汩流着血的前肢包扎上。那黑豹缓缓睁开冒绿光的眼睛,不知是雨水还是什么,眼里竟含着盈盈泪意。




裴珍映彻底动了恻隐之心,伸手想去抚摸黑豹的头,触到光滑皮毛的一瞬间,眼前的黑豹突然幻化成人形,一团雨雾中现出修长的白色人影,裴珍映定睛一看,正是赖冠霖。他不知是被眼前无法解释的现象惊吓到,还是大难不死之后的精疲力尽袭来,就这么直挺挺地晕倒在了大雨之中。








裴珍映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处石洞里,噼里啪啦燃着的火堆旁,赖冠霖又像初见时那样抱膝坐着,只不过多了一条绑在手臂上的染血布条,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听外面风声雨声,似乎暴风雨仍未停歇,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衣衫已经被烘干。他想起晕倒之前的场景,不由得向后挪了挪。




“你真是妖怪?”




赖冠霖平静地点了点头。




“你你你是豹……豹妖?”裴珍映没想到他这么干脆承认,吓得有些结巴,“我我我还以为传言都是骗人的……”




“那你现在看到我可信了?”赖冠霖唇边漾开一抹浅笑,“而且你刚才还救了我这只妖。”




裴珍映心神巨震,怎么这妖怪笑起来怪勾人的,“是……是你先救的我。”




“阿珍,谢谢你。”




赖冠霖突如其来的真挚让裴珍映有些脸热, ä»–舌头又有些打结,“你、你怎么不变回去了。我听故事里都说,你、你们受了伤现出原形才恢复得快些……”




“是这个道理。”赖冠霖眼里闪动着意味不明的晦涩,“可是……你不怕我?”




裴珍映以为是自己的畏缩无意中伤到了他,于是小心翼翼地凑过去,握住他的手说:




“你是个好妖,救了我的命,还晓得感激,我不怕你。”




赖冠霖盯着他的手,神色仍有些复杂,“要是我……”




“赖冠霖,你不会伤害我的,对吗?”裴珍映俏皮地朝他眨眨眼睛,“大不了,我怕了再叫你变回来就是。”




赖冠霖轻轻点头,倏地一下就变回了那只黑豹。裴珍映握在手里的也瞬间变成了黑豹的爪子。




裴珍映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虽然一下子不太能适应这种变化,但他为了证明自己不害怕,伸手去顺了顺黑豹发亮的皮毛。




“赖冠霖,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呀。”








靠着裴珍映带上山的干粮,一人一豹在山洞里呆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傍晚,裴珍映去洞口望了望渐小的雨势,兴奋地推推伏在地上的黑豹。




“赖冠霖,我看雨快停了,明天我们就能从这出去了!”




相处短短十几个时辰,裴珍映就对化作兽形的赖冠霖没了顾忌。一会儿好奇地摸摸豹耳朵,一会儿调皮地揪揪长尾巴,给他换下被血浸满的布条时,还会哄小孩似地摸摸他的头:“冠霖乖,忍一忍就不疼了啊。”




黑豹偶尔恼了扑上来把他掀翻在地上,他也咯咯笑着任凭黑豹伸出舌头轻舔他,好像眼前的凶兽只是条温顺的家犬似的。






我不是人






END.


-----


bhys第一次写不好所以就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我好像每次开车都扑街还请各位看官多担待(